首页 J再生活 Q稿生活 D漾生活 V元生活
主页 > Q稿生活 >杨顺兴用于推广景点 槟酒店房租费照收 >

杨顺兴用于推广景点 槟酒店房租费照收

杨顺兴用于推广景点 槟酒店房租费照收 查基尤丁槟州政府将继续征收酒店房租费。

掌管槟州旅游发展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杨顺兴指出,尽管中央政府将与州政府共享50%的旅游税,但槟州的酒店房租费仍继续征收。


根据刚宣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央政府将与各州属分享50%的酒店旅游税,而槟首长曹观友之前曾表示,槟州预计可从中获分配约1000万令吉。

曹观友当时也表示,州政府将会考虑是否继续征收槟城酒店房租税或取消。

槟州政府是自2014年开始征收酒店房租费,即三星级以下的酒店征收2令吉,4星级及5星级以上的酒店则征收3令吉。

随着中央政府较后征收旅游税后,槟酒店业者一直要求槟州政府停止征收酒店房租费,以免住客被双重征税。

不过,杨顺兴今日在州议会总结时却表明酒店房租费不会取消。


杨顺兴认为,酒店房租费并不会对游客带来很大的冲击,而且该款项还可用作继续推广槟州的景点。

他说,自酒店房租税推行以来,在州内的旅游业方面的推广活动上带来一定的协助,也让槟州在无需依赖中央政府的情况下,度过多个危机。

槟州政府是在开始向州内星级酒店及旅馆征收2至3令吉的酒店房租税,作为推动州内旅游及文艺活动的经费。

槟未收到旅游税

另外,杨顺兴说,中央政府其实自去年9月开始就与各州共享50%的旅游税,然而槟州政府未对该税收做出任何申请,也未收到。

他说,槟酒店在去年9月1日至12月,共收取380万令吉的旅游税,换言之,州政府应获得190万令吉的税收,但却未收到。

询及是否可追回该税收时,他表示会尝试了解。

他也坦言,虽然财长在财政预算案时宣布继续让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共享旅游税后,但他不了解其机制是如何进行。

他也表示,不清楚最近的旅游税数据,因这是酒店直接交给关税局的。

针对武吉丁雅州议员魏晓隆询及可否向中央政府建议一次性发放50%旅游税的,而不是根据个案发放时,杨顺兴表示认同,指这是他一贯立场。

后年起关闭违例养猪场

掌管槟州农业及农基工业委员会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指出,州政府拟在开始取缔不符条例的养猪场,包括关闭养猪场。

他说,《2016年养猪法案》已在今年1月1日生效,目前正更新有关条例及准则。

他在州议会总结环节时说,截至10月18日,威省市议会共接获2个猪农场转换封闭式的建筑蓝图的申请,目前仍处于审核阶段。

他指出,根据兽医局的调查报告,目前共有42的猪农场正处理提升至封闭式猪场的程序。

“为了方便猪农申请,州政府已同意在一站式图测审核中心(OSC)开设特别柜台,以处理相关建筑蓝图。”

他透露,州政府目前主要把焦点放在华都及平安村。

另外,他说,相关执法单位已针对北赖养殖牛群四处游荡的投诉进行执法。

“其实我们已有相关法令对付,不过目前暂不会设定任何牛羊集中养殖地区。”

他说,槟州共有逾百养猪场,猪只数量更是高达30万头,甚比沙巴州多。

拟购回中廉价屋避免转卖

别想通过卖廉价屋赚大钱,槟州政府将会探讨购回所有有意出售给第三方的廉价屋及中廉价屋。

掌管槟州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佳日星表示,廉价屋及中廉价屋的政策规定,拥屋者在10年内不得出售或出租给第三方,然而却仍有许多违规者无视此政策,因此槟州政府将探讨全新的廉价屋 、中廉价屋及可负担房屋的拥屋政策,以取回这些要被转卖的房屋单位。

他在州议会总结时说,所有的购屋者一开始时是符合申请资格的,但是随着本身经济条件变好后,决定要把有关廉价屋及中廉价屋转卖给他,但这些有钱的购屋者将屋子放置或出租给外国人,结果造成了许多社区问题。

他指出,这已经违反了州政府兴建廉价屋的初衷和用意。

“州政府手上上千名在等候名单的申请者,因此若能购回这些单位的话,就能有更多存货转售予新的申请者,那样我就无需一直找发展商或槟州发展机构建新的廉价屋。”

他指出,这绝对是一个双赢政策,只有那些想通过卖廉价屋赚大钱的人才会不满。

他说,该新机制获得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的支持,因此州政府将成立特别委员会以深入探讨如何执行和制定该机制,包括购廉价屋及中廉价屋的费用定价。

“举例来说,基于购屋者贷款买廉价屋的时候,会需要缴付利息,因此州政府会针对个案做出赔偿。”

杨顺兴用于推广景点 槟酒店房租费照收 王康立: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不会吓跑游客。

王康立:也是兑现大选承诺

向外州车收费取代过桥费

公正党植物园州议员王康立表示,他提出的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建议,是为了将来废除大桥收费而铺路。

他今日在州议会召开记者会时说废除大桥收费是希望联盟政府的承诺,因此若能以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取代大桥收费,这无疑也是兑现了大选承诺。

他指出,他早前在州议会辩论环节上提出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的建议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很大的回应,其中包括批评和反弹,但他认为这是很好的事情,是一个健康民主应有的现象。

他说,槟州政府一直都鼓励停车转乘系统,因此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是下一步合理的措施,事实上这是各个国家城市为了控制车流量而最终会采取的方法。

“目前槟州已有100万辆交通工具,你能想象未来若有200万,甚至300万辆车在槟州流动,会造成怎样的一个交通堵塞情况吗?就会向其他国家一样,在大节日时,马路变成户外停车场。”

他不明白为何某些前任州议员会反对这项建议,因为它仅会影响外州车,完全不影响槟城人。

“我只是履行后座议员的责任向州政府提出建议,尚未被槟州政府纳入考量,若要落实,定必要经过研究,包括在槟岛工作者或旅游巴士可豁免征收附加费,我们最主要的是要减少一人一车的情况。”

他认为,向外州车征收附加费并不会吓跑游客,就如浮罗交怡般,游客到访浮罗交怡并不需要自己开车进去,可以选择到当地租车及搭德士。

“目前无限射频身份识别系统(RFID)已在试跑中,因此要分辨是否是槟城注册的车子将会变成非常容易。”

询及是否支持州政府建槟城第一泛岛大道(PIL)时,他表示,建更多的路不能解决塞车问题,可能会缓解一阵子,但不能根源性解决问题。

另外,他指出,槟州公交系统不完善,这完全是因为槟城快捷通巴士垄断市场的缘故,它的强势入驻,阻断了其他迷你巴士公司的营生。

回应禁烟课题

阿菲夫“避孕套”论引哗然

掌管槟州卫生事务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以“避孕套”言论回应禁烟课题,引起议会内哗然及哄堂大笑。

爪夷区州议员方美铼今日在州议会口头询问环节时询及阿菲夫,在全国咖啡店或食肆禁烟之际,是否会禁止槟城的业者售卖香烟?

方美铼表示,不解店内没设有抽烟区,却又售卖香烟的举措。

阿菲夫开玩笑的回应指:“很多店铺都卖避孕套,同样没见他们在店里“做”。”

他突如其来的“避孕套”论,引起哗然及哄堂大笑。

无论如何,他坦言,方美铼的提问,他无法给予较确切的答案,需要向卫生部了解。

他也补充,截至今年9月,卫生局在禁烟区取缔行动中,共发出了111张的罚单。

他坦言,一旦明年1月1日开始落实全国食肆禁烟政策,卫生局确实没有足够的人力来执法,当局或许会授权予地方政府官员开罚单执法。

他说,当局会针对这些问题来讨论和解决,包括执法期间所取得的罚款或收入是归卫生部还是地方政府。

杨顺兴用于推广景点 槟酒店房租费照收 佳日星指垄尾平行大道不归类为高速公路,而是集散路。

属集散路非高速道

垄尾平行大道豁免环境报告

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佳日星指出,垄尾平行大道被归类为集散路(Collector Road),而在槟州环境局及公共工程局的规定下,可豁免提呈环境评估报告。

他在州议会中纠正表示,一些媒体在早前的报道指槟州政府规定上述计划无需提呈报告的说法是错误的。

他说,米桶山平行大道不被归类为高速公路,而是集散路,因此可豁免环境评估报告,但需提呈环境管理计划(EMP)及土地侵蚀与沉积控制指南(ESCP)。

无论如何,他希望当局能重新检讨可豁免环境评估报告的做法。

槟州第一副首长拿督查基尤丁则强调,垄尾平行大道计划是有进行环境评估报告的,只是当局赋权有关报告无需获得批准,并不是完全不需提呈。

针对伊斯兰党本那牙州议员尤斯尼质问,这项工程涉及公众安全,尤其是工地劳工,是否有措施保障劳工的安全?佳日星表示,其实事发之前已经有安排每日数次进行工地监督,而事发后将次数提升至24小时,加强监督工作。

他表示,这工程计划是必须继续进行的。

平房垃圾分类明年起执法

佳日星表示,垃圾源头分类政策执法将从高楼公寓扩展至平地住宅,并在明年1月1日正式执法对违规者开罚单。

他说,槟州政府在2016年推介垃圾源头分类政策,并在对没有进行垃圾源头分类的高楼公寓采取执法行动,而截至目前为止,槟威地方政府已开出了449张罚单。分类政策执法将从高楼公寓扩展至平地住宅,并在明年1月1日正式执法对违规者开罚单。

他在州议会总结时说,槟州政府在2016年推介垃圾源头分类政策,并在对没有进行垃圾源头分类的高楼公寓采取执法行动,而截至目前为止,槟威地方政府已开出了449张罚单。

另一方面佳日星表示,将要求建筑委员会及槟威地方政府协助为面对组屋维修问题的房屋计划成立管理公司(MC)及共管机构(JMB)。

他是在回应爪夷州议员方美铼询及槟州政府是否能取回废置的廉价屋及中廉价屋单位时如是表示。

他解释,许多房屋单位被废置的根源性问题在于没有管理公司及共管机构的管理,因此他已要求所有的州议员提供需要成立的管理公司及共管机构的房屋名单。

11官联公司重组与否

视是否带来经济效应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指出,州内的11间官联公司与机构在未来是否需要重组,则胥视这些公司机构是否对相关领域带来持续性经济效应或其他好处。

他在议会口头询问环节中指出,随着转换新的中央政府后,有些领域的官联机构与公司获得中央政府的资助。

他说,州政府需要确保现有的官联机构不会与中央机构的机构重叠。同时,也会为现有官联公司及机构重新定位。

他表示,这11间官联公司和机构的性质属于法定机构,与槟州发展机构、槟供水机构、槟升旗山机构不同。

他解释,州政府之前成立这些官联公司和机构是基于槟州政府在过去10年,都受到中央政府打压,没获得拨款。

“唯有成立这些机构来提升州内经济地位。出任这些机构的总执行长都是相关领域专才,擅长管理与经商经验。”

2016年至今年9月

拨8720万予官联公司

曹观友指出,槟州政府从2016年至今年9月,共拨出高达8720万令吉的拨款予州内的11间官联公司与机构。

“州政府在过去的三年拨款给槟州兴都教基金会多达3840万令吉。”

他坦言,属于官联机构之一的槟州兴都教基金会就不能被废除。因为从英殖民时代至今,大约有90年都获得政府的拨款资助。

非法砍红树林将被控

槟政府关注上月中被揭发的武吉丁雅柔府出现非法砍伐红树林事件,违法者或被控!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在议会口头询问环节针对公正党武吉丁雅州议员魏晓隆提起这课题时,如是回应。

他说,州政府拥有一支队伍以监督及处理有关非法开发的案件,且拥有无人机等器材进行监督。

他表示,一旦发现违例者,将援引国家森林法令第15条文提控,罪成可罚款50万令吉或监禁达1年至20年。

魏晓隆询及上述武吉丁雅柔府红树林的非法开发者是否会被提控时,曹观友希望森林局调查工作完毕后,能够提控违法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